涂流流

记录并撕扯生活的边边角角

一直没有开始的故事

我的故事从来没有开始过,甚至没有一个还算体面的开头,现在就要自己给自己的故事喊CUT。

在我初中很经看还没被军训的太阳荼毒过的年岁里,我们的交集是因为他和每个女生都有交集。

在我最喜欢写作的时候,我都没有写过他,

因为我一直天真地觉得一定以后一定会有故事可以写,事实证明我错了。


不是什么他的白衬衫有阳光晒过的味道,也不是清瘦手很好看肩线很好看。

我喜欢过的他是被销魂烤翅辣得翻滚下椅子的他,是黑板前面站到下课也还在想题的他,是每天都会打电话问我作业的他,是说话从来没谱的他,是那个在政治书上写我曰(yue)过了几天问我是哪个贱人在我书上写了“我日"的他,是喊我白煞的他。这些种种画面看起来多么没格调啊,可是白衣少年是属于所有人的,而这个故事,是我的。

后来初中毕业,

他在寄宿高中继续着他的故事,而我在离家很近的走读学校发展着喜欢看电影的爱好,大概是用别人的故事来寄托自己。

不管时间过了七八年,我们之间聊天时,我的角色依然是个红颜知己。

在他知道我喜欢他的前提下,我依然听他讲着情史,我一直认真地在听。

去年的也是大概这个时候吧,同桌的你上映,他发微信说看了这个电影就想起了我,害我算是为了电影名字去看了这个电影,我的故事怎么可能那么狗血,但是能让你想起我就足够了。

大二暑假,快两年没见了,我们一起吃了饭。他是江湖老油条的做派,让我小心眨眼石、走到车的来向挡住我。他说,我看起来太单纯,感觉在一起就会伤害到我。

他过生日的时候,我送了他一个小书包U盘,记得恋爱的犀牛里说要送给喜欢的人经常用的东西,这样他一看到这个东西,就会想起你。或许他并不会常常用U盘,他说这是他的第一个U盘,平时都是借别人的来用,所以也不是太需要这个U盘对吧,一个自己不去买的东西,自然不会迫切地需要,拥有了也不会怎样,不会天天拿在手上把玩。我于他,大概就是U盘一样的存在。

这几天,他脱单了,头像是女友自拍九宫格,化过妆挤眉弄眼的小女生,跟他前女友还有点像,我知道我应该永远地出局了。

就在刚刚,脱单了的他突然问我睡没有,我当时脑补了他找我的几种可能性:1、向我炫耀并分享这个喜讯  2、难道他们要旅游要问什么攻略之类  反正肯定跟那个女生有关。结果是——他让我给他改英语作文……我用蓝字把我觉得不顺的地方标了一番发给了他,过了很久他回复说谢谢。


就这样,说完了。

别人的故事都有一沓,我到这里,写完这个就没有了。

我自己读着关于我自己的这个不算个故事的故事,感觉基调似乎有点悲伤啊,其实还好,故事不再继续也是一件幸事,这样我们在彼此的记忆里就永远是那个罩在松松垮垮校服里笑的人了吧。



评论
热度(3)

© 涂流流 | Powered by LOFTER